藏书架 登录注册
公告: 阅读更方便,请关注公众号:万卷中文

公众号如何置顶?

都市 > 奇门相师

第6章 渡邪放血

更新:2018/12/28 15:56 字数:3273
    赵局的眼睛猛地一抖。

    所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其实越是地位崇高之人,就越是会信鬼神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个小乞丐是要施法的,但……好歹他也是个执法人员,明目张胆的搞这种封建迷信那绝对是要不得。

    直接拿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,不但让手下备齐乞儿所说的物品,更是叫来了几个警员,将这个病房牢牢围住,不让外人看到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样,当驾车在街道上一通猛找的雨儿没有找到乞儿的时候,她突然回想起在医院中的一个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仿佛看到什么,又好像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赶忙又跑了回来,却发现在楼梯口处已经有警察在把守。

    “这帮警察在搞什么?”

    她实在无法把警察和乞儿联系到一起,就跑回了爷爷的病房,将自己的失败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方面,在乞儿坐在小板凳上默默念叨了一个多小时后,他所要的东西都会准备妥当了。

    乞儿站起身,看着地面上的事物,微微摇了摇头,说道:“有些慢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听就急了,又是哀求又是承诺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乞儿苦笑两声,说道:“我尽力便是。”

    此时病房已经被清空,只有赵局母子还有乞儿在,连丑儿都被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了看病床上的微微有些发胖的小男孩,乞儿的嘴角微不可见的挑了一下。

    先是让赵局亲自动手,将那个起码有一米多直径的大铜盆打满了水,放在病床的正对面。

    乞儿捻起一点朱砂,也没有用笔,直接在好似地毯那么大的牛皮纸上伸出食指凌空比划了几下。

    那粘稠的朱砂竟然好似有了生命一般,形成比头发丝略粗的线条,直接在上面‘自己写出’了很多细密的小字。

    这一手在外人看来尤为神奇。

    老太太和赵局的眼睛也是大亮。

    尤其赵局,他现在心中有些庆幸,差一点,差一点就因为老八那个臭王八,把这样一位‘大师’给得罪了。

    玄门中人是不能得罪的,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给你下个咒啥的?还有那玄之又玄的风水,反正能不得罪就不得罪,而且要是搭上点关系,那便更好。

    其实治疗这个叫做威威的小孩,根本用不到符箓,而且乞儿也不准备把他彻底治好。

    首先他与赵家本来关系就不算和善,其次,老乞丐曾经无数次告诫过他,阴阳之法,取死有道,如今的果,必有曾经的因,肆意破坏,仅仅是会把那因果转化到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无尽的‘业’。

    乞儿猛地抖起整张牛皮纸,将它轻轻的覆盖在铜盆之上,双手又是一抖,那纸仿佛也如同有生命一般,迅速将整个铜盆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,一把将盖在男孩身上的白色被子掀开,又拿过布袋,将白色的糯米均匀的洒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从脚步向上,直到覆盖在脖颈的部分。

    乞儿手掐剑诀,双指放在嘴边小声而又急速的念了几句,就看他中指的指甲从一片平滑缓缓的便成尖锐,仿佛一个剑尖。

    猛地一划,直接刺在男孩耳垂的部位。

    一滴鲜血从皮肉中渗了出来,乞儿再猛地一挥,那滴血直接在空中凝聚成一个圆珠,并冒着丝丝热气,正好落在被黄纸覆盖的铜盆之上,正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瞬间湿开一片。

    整张黄纸,竟然被快速的染成了红色,并且从铜盆中响起了‘呲呲~’的声响,就好似将清水泼在烧红的炉子之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整个屋子瞬间笼罩出一片水汽。

    乞儿舒了口气,走到窗边将窗户推开,新鲜的空气冲了进来,冲淡了水汽,让屋子里又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男孩本来痛苦的脸色,也缓缓由红变淡,表情也安静了下来,不一会,就传出阵阵平缓的鼾声。

    乞儿伸手一挥,从洁白的窗帘上撕下一块,缓慢的擦拭着自己的手和额头。

    老太太和赵局都被这神奇的一幕给惊呆了,张大嘴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就好似心脏被提到了嗓子眼,堵住了。

    好半响,老太太才重重咽了口口水,问道:“大……大师,我孙子好了吗?”

    乞儿苦笑一声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让两个人的心有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好了,不过并没有去根,但只要你们以后多注意的话,想来没有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乞儿刚才所做的,是一种流传最广的而且最简单的驱邪手段。

    ‘渡邪’以及‘放血’。

    糯米是‘圣洁之物’,比什么鸽子,狗血,乌鸦血来的都好用,且平缓。

    肺炎本就是体内有‘邪’,西医讲是‘炎症’,让糯米从脚到头把那些邪气都汇聚在一起,就可以通过放血的方法,一起都逼出来。

    邪气入体,则用指尖放血的方法,邪气入神,则用耳垂放血。

    民间一般也在用,比如小儿惊蛰,就在无名指上刺上一针,挤出一滴血,一般就能好,再配上珍珠粉羚羊角之类的集煞之物去消散便可。

    正因为无名指的血管‘直通心脏’,它放出来的便是‘心血’。

    至于耳垂的方法,知道的人很少,但实际上很多人都在用。

    比如女人,女人身体本就‘阴凉’,最是容易被邪气入体,古时就有在耳垂处刺上一个小洞,并用竹签困住,用来‘一劳永逸’,到现在世人不知,却只当那是装饰。

    其实耳垂是个很重要的地方,所以那‘悬阳气’才会在耳垂下方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甚至它可以‘通神智,去火毒’,一旦手指被烫,赶快掐住自己的两个耳垂,不但不会太痛,而且手指也不易烫伤,便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乞儿说出的话,仿佛一块重重的石头压在赵局母子两个人的心头。

    威威是他们的*,如今被如此神奇的‘法术’施救后,竟然还没有病去其根,这让他们都有了一种绝望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大师,您再想想办法吧,威威可是赵家独苗啊,要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……我也不想活了~”

    乞儿皱了皱眉头,表现出一股厌烦的模样。

    赵局就很会做人的了,直接上前说道:“那个……我知道大师已经尽力了,不过如果大师有什么困难的话,可以跟我说,不管什么条件,我都会满足你的!”

    乞儿沉吟了一会,突然抬起头说道:“为什么我没有看到威威的母亲?”

    孩子突发急症,按道理母亲都应该是第一个到场的。

    可是从进来到现在,都没有看到孩子母亲的踪影,这就有点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赵局眼神有些躲闪,还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,随后支吾的说道:“内子……内子身体不适,所以在家养病,所以……所以就没有来。”

    乞儿皱眉道:“得了什么病能比自己的孩子命悬一线来的严重?赵局啊,你应该知道讳疾忌医是一件很愚蠢且没有道理的事情,我的身份放在这里,即便是有再大的隐情或者秘密,这种事也不可能从我的嘴里漏出去,我反而会担心你们是否会向外透露我的身份呐。”

    毕竟,乞儿弄出这么一套,他就是一个本身就犯法的人。

    赵局犹豫再三,还是老太太在后面狠狠戳了他一下,才咬了咬牙说道:“内子得了精神病,我只能把她关在家里……”

    乞儿冷笑道:“有病不治?呵呵,看来你还是担心你的位置多过对家人呐,一旦被外人知道你有个精神病的老婆,想来会成为你仕途上的绊脚石,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赵局明显是豁出去了,说道:“唉,我当了十几年的副局,眼看着熬到了正局退休的年龄,我可不能在这紧要关头出一点错误啊!”

    乞儿扭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孩子,叹了口气说道:“唉,孩子可怜,罢了,我随你去家里去一趟吧,看看还能不能有解救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的!”

    赵局赶忙点了点头,随即又忍不住问道:“还想请问大师,我这儿子……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突发急症的?”

    乞儿瞪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不可言不可言,不妨告诉你,你知道了其实只有坏处,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一对母子又互相看了看,都在对方眼中发现了‘不好的意味’。

    去往赵局家的路上,老太太还在不停的埋怨,说赵局平时为了权力,亏心的事做多了,这才惹下了孽债,如果她孙子有什么好歹,就全是赵局害的。

    跟乞儿想象中不同,赵局并非是住什么别墅,而是一个还算过得去的小区,七层的建筑,倒是面积很大,起码有一百**十平。

    内部装修表面看起来也算是普通,带着些古韵古香,但却还是瞒不过乞儿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也不脱鞋,直接走到墙边,抚摸着贴在墙壁上的一片‘烂木头’,说道:“赵局倒是识货的人。”

    赵局眼睛一亮,要说对于这块木头,他还是比较自豪的,但凡家里来人,他总要跟人吹嘘一番,说自己如何如何的机缘巧合,才得到这块‘神木’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自己的儿子虽然好转,没有Xing命之忧,但‘命运’却还是悬着,哪有吹嘘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不过就是朋友送的,大师您还是先看看这屋里的风水吧,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?”

    乞儿却是一声冷笑,又用手掌在那木头上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从一进这个屋,就相中了这块木头,倒不是说他也有屋子可以摆放这等‘奢侈品’,而是但凡这种木头,里面都会有‘寒晶’,而那东西对于乞儿这种人来说,是不嫌少的。

    现在就看他能不能从赵局手里把这块木头骗到手了。

    乞儿可不是什么好人,既然敢把小羊放到饿狼的眼前,怎么也得有被吃掉的觉悟才是。万卷书屋提醒:未完待续。欲知后事,请登陆http://m.wjsw.com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阅读!

下一章:第7章 黄杨木中的寒晶

上一章:第5章 柳

返回《奇门相师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