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书架 登录注册
公告: 阅读更方便,请关注公众号:万卷中文

公众号如何置顶?

都市 > 奇门相师

第7章 黄杨木中的寒晶

更新:2018/12/28 15:56 字数:3346
    沉船木,高低等级最为分散的一种木头。

    按年头、木质、成色,会分成太多的等级。

    而乞儿面前的这块,却是小黄杨木的,不但是船只龙骨,更是沉水千年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小黄杨木还有一个名字,叫做‘千年矮’,生长一千年才只能长到两手一掐,而且只生长在北地,对于古人来说算是最难得到的木材之一了。

    而这种木质的沉船木,更能够吸收水种的精魄,凝聚成细小的肉眼看不见的‘寒晶’。

    不但难得,甚至可以说是罕见。

    乞儿在木头上拍打了几下,摇着头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赵局闻声识意,赶忙问道:“难道……难道我这块木头是……是不好的东西?”

    乞儿冷笑道:“好,再好不过的东西,但即便是世间最好的东西,如若放错了地方,送错了人,怕是会立马成为世间最不好的东西。你之前问我屋子的风水,这里前庭后居,携龙脊推背,含三江之水,这栋楼的风水当然是好的,你居于三层,离地五米七分,又垫起一层,正好五米八分两钱,算是精准的不能再精准,完美的集气吸旺之地,想来……嘿嘿,赵局在选址的时候,是找了高人吧?”

    赵局猛然大惊,不是说的不对,而是太对了,尤其在那些‘分寸’之上,根本就是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他连忙说道:“当年确实花了大价钱,从刚到请来了一位大师,难道是……我后加的这块沉船木,把自家风水给破了?!”

    他眼中无限懊悔。

    乞儿在心中嘿嘿笑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并非是我骗你哦~”

    嘴上却郑重说道:“风水之道,生死八门,一步生,再步死,又岂能随意更改?越是完美,就越是不容改变!”

    赵局头上的汗立马就流下来了,愤怒的跑上前去,重重的在木头上敲打了两下,又试探的问道:“那我把它扔出去,是不是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哈!哪有这么容易?气运已改,尤其是再改过来就算的了?你是做警察的,如若有人杀了个人,随后又马上救了别人一命,难道会因为这种改正,他的罪过就消失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局尴尬的说道:“我真是不懂,还请大师明言,我一定照办!”

    乞儿点了点头,却没有说话,而是走向了客厅的尽头,看到那紧闭的窗帘。

    他之前还在疑惑,为什么这样一个家庭,没事会把窗帘紧紧闭上,让屋子里见不到一点阳光,原来是因为家里有个神经病啊。

    扭头看了一眼一个不但有门把手的锁,更是加了一层铁锁的房门,想来……赵局的妻子就在其中了,不过倒是安静,还不错。

    他不经意的将窗帘打开,让午后的阳光照射进来,一片暖意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其实这屋子里面风水确实出现了问题,不过当然不是沉船木的缘故,而就是因为这个窗帘,挡得时日太多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但又是真么的难。

    风水之学,千机算尽,一步崩盘,组建起来耗心血费力气,破坏起来,却只要这一个小小的窗帘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当然,即便是乞儿把窗帘的说法告诉了赵局,后者肯定也是不可能相信的。

    为何?太简单。

    太简单完成的事情,显然没有什么信服力。

    扭头对赵局呵呵一笑,说道:“借你家浴室一用。”

    赵局有些没明白,不过还是指着旁边的一个暗门说道:“那里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局长家的浴室就是大,起码二十多平米,比得上一般家庭的卧室。

    乞儿又说道:“这块沉船木,赵局不会心疼吧?”

    赵局说道:“心疼?如果不是不知道大师到底要怎么做,我现在都有烧了它的心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可是你说的,我现在要做的,还真就是要把它烧掉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哦,好……好,那就烧了,烧了好,一了百了……”

    要说赵局不心疼,那绝对是假的。

    黄杨木啊,跟现在市面上所谓的那些黄杨木,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三千年成尺,万年方可环抱。

    黄杨木就是生长这么慢的木头,更有‘三抽其一’的说法,就是没过三年,黄杨木就会停止生长一年,这让它生长更慢,但就是因为这样的速度,导致它的质地几乎是木材中最好的。

    尤其又经过沉船,千年浸泡,那更是难得。

    即便不是这样,一棵可以长成能做成龙骨的黄杨木,那也是不可想象的。

    烧?那哪里是烧木头,分明是烧钱呐,就算把纸钞绑一块,也没有那木头值钱。

    赵局还真是很偶然的机会才得到它的,要不然就凭他一个小城市警察局副局长的地位,还真没法拥有这等宝贝,其实赵局还是有些‘孤陋寡闻’了,如今这黄杨木,怕是同重量的黄金,才勉强能换走的。

    将几乎塞满整墙的黄杨木塞进浴室,还是花费了他们一番力气。

    其实乞儿也喜欢,也心疼,不过相比于这里面会蕴含的‘寒晶’,黄杨木倒也仅仅是玩物,怎比得上奇宝来的诱人?

    双指掐成剑诀,放在嘴边轻声嘟囔了几句什么,猛地一挥,一个小火苗飘飘忽忽的就落在了黄杨木的上面。

    那仿佛轻轻吹一口气,或者只要稍微不管就会消散的火苗,却仿佛是活了起来,直接‘咬’在了那木头之上。

    万年成木,千年水藏,质地堪比金石,磨成粉末都未必能点的着的黄杨木,竟然呼呼的燃烧了起来,而且速度越来越快,不消一时三刻,整个木头都陷入一片火海!

    而且并不焦黑,仿佛燃烧着最纯净的能源,直接化成了晶莹的粉末。

    这一幕可把赵局母子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那种火苗,要说是戏法也能做到,但火苗之后发生的事情,就太匪夷所思了,简直如同奇迹一般。

    赵局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只觉得自己背脊发寒,好似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他第一个想法就是,如果那火苗不小心或者故意……扔到人身上……

    禁不住,又是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火光大约烧了十几分钟,渐渐就熄灭了。

    而地面上除了一些白色的灰烬之外,就没有一点东西了。

    到底要多高的温度,才可以将这样一块木头在这样短的时间内烧成白灰?也许高温熔炉能过做到。

    但两个人都没有看到的是,其实在火烧的同时,有一丝丝青色的东西从火光里面透了出来,悄悄落在乞儿的手里,渐渐形成了一颗蓝色的结晶。

    等烧完,乞儿手中的结晶已经有拇指大小,晶莹剔透的仿佛一块淡色蓝宝石。

    ‘好东西啊好东西!这可是自己得到的第一件宝物呐!’

    乞儿忍不住心中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面上却丝毫没有显露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转身对赵局说道:“这里的风水我是好不容易给扭转过来了,不过……唉,我真不明白,你们家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的煞神,层层叠叠的没个尽头,一命二运三风水,命由天定,这谁也改变不了,风水也是极好,但唯独这个‘运’……运气、运到、时运、气运……都是‘运’的一种,你家命格不变,风水不变,这气运却是变了。”

    赵局听的豢苫雾罩,又不能说‘老子没明白,你再说一遍’,所以只得拱手说道:“还请……还请大师明示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乞儿摇头道:“说白了就是你们家祖坟被人给动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赵局先是没反应过来,倒是老太太险些直接昏过去,脚下踉跄了两下,激动的问道:“什么?!大师的意思是,我们家的祖坟被人给破了?天呐……这是大灾祸啊!这要让我死后如何面对祖宗哦!~”

    捶胸顿足潸然落泪,现代的人很少在乎祖坟怎么样了,老太太的表现,倒是难得。

    乞儿叹了口气,摆手说道:“老太太先莫要着急,此事祖坟被破,乃是外物外力所为,倒并不是由于你们疏于打理,即便百年之后得见先祖,料想也不会怪罪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的哭声这才减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赵局的眼神就更加的怪异了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眼前的人,实在是……没法说,说不得。

    一个一身褴褛,手脸漆黑,指甲中脏的仿佛能榨出油的小乞丐,却仿佛得道仙人一样落落大方侃侃而谈,字字透着株钧,这就有些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上锁的那个房门,突然传出敲门的声音,有个略显疲惫的女声也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咦?房门怎么锁住了?外面……外面有人吗?”

    虽然沙哑,但带着一丝清醒。

    赵局的眼睛猛地就瞪圆了。

    赶忙冲了过去,七手八脚的将房门打开,推门一看,自己那心爱的妻子正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咦?你怎么这么慌?我……我这是怎么了?好像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……”

    赵局双眼一红,豆大的泪珠直接就流了下来,张开双臂就将妻子紧紧搂住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疼……有些疼……”

    乞儿好奇的凑了过来,打眼往里一看,喝!还真是个年轻貌美的小娘子。

    也就三十多岁,要比赵局起码年轻了近二十,瓜子脸大眼睛,白皙的皮肤,线条简单的五官,着实难得的美人。

    ‘他NaiNai滴,老子要有这样的媳妇,老子也心疼!’

    乞儿撇嘴想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两声咳嗽敲醒了还在激动的一家三口,说道:“既然都好了,那我也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要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老太太一惊,赶忙冲了过来,焦急喊道:“大师您不能走啊,您不能不管呐!”

    乞儿呵呵一笑,转身道:“呵,这……并非我是不管,而是能做的我都做了,至于不能做的……我也实在无能为力啊。”

    意思很简单,老子都帮你们干了这么多事了,一是把五块钱的人情还了,二是也把那寒晶的人情还了,现在还想让我干事,就……就不拿出点好处吗?白干啊!万卷书屋提醒:未完待续。欲知后事,请登陆http://m.wjsw.com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阅读!

下一章:第8章 奇怪姐弟

上一章:第6章 渡邪放血

返回《奇门相师》